【靖苏百日第二十一日】狐狸情人(狂野情人梗)

脑洞随天开:

虽然我在22号才撸出来。。。同时也是给12月生日的亲爱的蟹蟹 @一砸砸蟹子 ~刀刀 @.  与君歌 清商角徵诉衷情 ~和浪子 @边城浪子付无影 的生贺【懒不死你】但我真是在修罗场中啊,嘤,看在我爆肝到凌晨近两点的份上原谅我? @和歌原 原原,爱我么~



#太晚了,有虫明天捉



#这就是一篇简单粗暴的肉。



#说是狂野情人梗,其实就取其中的动物梗。因为想写带着狐狸耳朵and...

叶修,这一生能遇见你,真好。

【叶修生贺】非典型厚黑学

悠悠堇:


  • 预警:全篇几乎没出现的老叶+很长很长的自我理解产物[含大量私货]+极不明显的箭头+一系列关于第十一赛季的胡诌





  • 如果有人能够从头到尾地看完,我就会很感动了。


  • 字数统计:13119字




        原本以为要到周日才能写完,没想到今天就写完了,提前发上来,后几天很忙,如果还有空能写东西,就在5.29再发一篇。



 ...



【EC】永恒和一日

你才是小茶杯:

原作向,天启后,教授生命中的“最后一日”


一发完,甜,HE




写给温柔的 @猿猴麵包樹千秋 




正文




捎带了暖意的日光从小窗里透进来,鸟雀叫了几声,一天开始了。



Erik把窗帘拉开,灰尘在日光中浮动。他忆起了波兰小屋的日光,稀疏地隔着枝叶照进家里,他想念这种温暖,但他从未关注过这些浮尘。此时,在难得的安逸中,他开始像一个笨拙的拾贝者一样,拾起关于生活的一切。



“如果这是你生命中的最后一日,你会做什么?”Erik看向正在床上穿衬衫的Charles...

【X战警】【EC】【鲨美】来吃我一口官方发糖,同人撸肉的安利!(持续更新)

袭家:


【入门简介篇】


CP简称:EC


CP全称:Erik Lehnsherr(艾瑞克/万磁王)& Charles Xavier(查尔斯/X教授)


CP爱称:Cherik





X-MEN全集观影顺序:


《X战警:第一战》2011→ 


《金刚狼1》2009→ 


《X战警1》2000→ 


《X战警2》2003→ 


《X战警3:背水一战》2006→ 


《金刚狼2》2013→ 


《X战警:...

说说我是怎么成为一个万吹的

叁弎:

趁着牛郎AU让我涨了点粉,我要吹一波鲨鲨演的万仔。如果新粉看完还是get不到点,那我……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只能暗搓搓地研究如何在下一篇EC文里把万仔写得更苏。


首先声明第一次看XMFC的时候,我完全是被小教授圈粉的。唇红齿白,鲜衣怒马,聪明有钱还长得好看的翩翩少年郎,放在晋江小言里的话完全就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杰克苏。而一美完全hold住了这个设定,并且用一点小俏皮把他演绎得更为动人。所以当他在古巴白色的沙滩上,在Erik怀里落下那一颗泪的时候,很大一部分人估计都在屏幕前嗷嗷地叫:“老万你不亲上去还是人?”


但是Erik没有,相反,他离开了,还带...

占tag抱歉
好像是外国一对同性情侣Cosplay第一战来着
找了半天只有这张超级模糊的,谁有原图能发给我吗?超级感谢啊啊啊!

如何成为一个写手

薄荷chiaki:

心声!一开始写的确是出于一股子热爱和喜欢,但是写的越久束缚的东西越多,到最后就被其它的东西所左右。
所以,累了就休息,想写就写,热度不决定一切,关键在于你自己本身是否喜欢你写的。


重山寒溪:



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如何成为一个作家》,好的归她,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












有一天,你开始写东西。



一开始你写的很糟糕,你的经验来源你小学初中看的一些书,这些书良莠不齐,你的根暂且长在上头。你开...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细胞在狂欢:

真棒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

[靖苏]长酣 (完结)

秦陌:


梅长苏几乎是在一场沉梦中昏睡着回到金陵的。他是在深秋的时候奔赴北境战场的,回来的日子刚好是冬天最冷的时候。


其实,以他那时的身体,是不宜如此长途跋涉的,可是北境苦寒,于他的病体最是不利,又是他曾经的心病之所在,再加上太子萧景琰几道诏书连发的召回,一番考量之后,众人还是同意了此次的奔波。然而话说回来,倒又确实不是非要回金陵不可,蔺晨就觉得他的琅琊阁,或者廊州的江左盟,又或者随便哪一处山清水秀之地都要比那个暗云涌动的京城要好上百倍。至于梅长苏本人,其实他也没有说过归处何在,可是,当其他人数次听到他于睡梦中呢喃而出的名字的时候,又都纷纷默...

© 浮查尔-puki | Powered by LOFTER